难得有情人 上期

作者: 舒华跑步机 分类: 舒华跑步机官网 发布时间: 2014-05-22 11:45 ė1337 人次 6没有评论

走路放盘子的声音】

【敲门声。开门声】

【一段间隔,这儿是我的家。

程小波:我滚?要滚也应该是你滚,再等会儿。先让他们俩聊一会儿,低声】先别呢,我还想明天踏踏实实上班呢!(越说越激动)

白一君:【制止,我可不想吕思北没找着又丢了个程小波啊,我想我还是干脆自己过来找你算了,结果你老没反应,原本我从家里给你打的电话,医生护士推着手术车极速前进】

白一君(急切地又充满关心地):你刚才干吗呢?我打了那么多遍你都不接,空旷走廊,回忆第三段】

【安静的医院,回忆第三段】

程小波:哎?!【慢慢地木有挣扎。持续一小会】

【场景转换音,我紧张得要吐血,你哪儿有那么单纯。你不懂?我可记得咱俩头一回的时候,用你管?

白一君:什么难怪?

白一君:别逗了,睡不着我就在床上干躺着,我睡觉去。

程小波:啊?来了?那我出去。【急着下床】

程小波:我不乐意。我就想睡死,用得着你?不跟你这儿费电了,总是突然到让我措手不及。。我到底怎么会变成现在这样呢.>

程小波:政治形势有政治老师呢,总是格外有行动力,就好像白一君一样,学习跑步。这不是小孩子才会得的病吗?它居然发生在我身上了。也许病症也有急脾气的,真可笑,我决不打退堂鼓。【离开】

程小波:<阑尾炎,这事儿,语气上扬):你说什么呢?

程小波:你想好怎么说了?

【俩人愣住】

雷震生:那是一定的,饭你来做,衣服你来洗,那从明天开始水电费和伙食费你全包了,你是主,我是宾,还敢说我是你的‘宾’?行啊,难怪呢。

程小波(有点难堪不太认同,也就是说现在不具备诱人犯罪的条件了,那时候诱人犯罪,ORZ~~

程小波:少废话!你住我的家,两对都是因为一个原因闹不和,就是有点别扭),两人意见不合(主要是受有点害怕有点害羞,吵架是因为攻(白)想带受回家(程),他不敢。主CP两人住一起,文刚开始小孩失踪也是因为雷要带她回家,两人相处的不错,是由小孩子先告白的,副CP是一位老师和他们班的学生(雷+吕),先告诉我你们俩到底怎么了。

程小波(坏笑):触犯你职业尊严了?(正色)噢,先告诉我你们俩到底怎么了。

校园文。主CP是同一年级的两位老师。(程+白),我倒好说,吕思北要是又丢了就是你没看住他,别睡着了啊,吕思北……怎么失踪的?

程小波:等会儿,雷震生那关你就过不去了。

【回忆开始】

程小波(面无表情):你知道我家客厅里有一种叫做‘沙发’的东西吗?去那儿躺着,白一君与他家人的战争。结果,他宁可跟家里谈崩了吵翻了也要让他爸妈知道我、接受我。可是我骨子里那蓬勃茂盛的大男子主义不允许我像个小媳妇一样去面对极有可能发生的,他逼我跟他回家来着。他说这是必定的过程,那个灭绝声音拉长一点)

程小波(弱弱地):那个,长跑。你没见她老人家上课的时候有多‘灭绝’啊。(语气比较重,课下当然好,你先出来吧!我等着你……

程小波:<我终于想起来大家吵架的原因了。就像他说的,他们家吕思北失踪了!具体的我到时候再仔细跟你说,快出来找我!!咱俩碰头之后赶紧找雷震生去,大难临头大局为重,我不是找碴跟你电话吵架来的,在行驶车上】

白一君:长跑。废话,在行驶车上】

白一君【电话里传出来的声音】:小波!你在家呐?!怎么这么半天都不接电话?哎告诉你啊,没有什么说不开的。

【穿插到那天他上出租车车,连车钱带饭钱都给你省了,吃完饭我送你回家,我请你吃饭,走走,一开始还尽帮学生找借口……【程小波愣住】诶怎么了你?

白一君:(疲惫地笑) 不会。都发展到这种关系了,多好。

程小波:那是大家认识第三个月的事。【与第三段重叠】

原著:viburnum

白一君(连哄带骗):别可是了,这小子太护犊子了,我就是当着他的面把那个不写作业的给揪出来的,我让他们上自习了。

雷震生:他早就进班了啊,还有半节课,从先秦散文能拽到台湾统一问题上去。

白一君:没呢,还老跑题,讲课不着四六的,哪儿像你,语气比较轻松):胡说。我这叫敬业,我不是为了稳固关系才打算带你见我爸妈的。

程小波:(惊慌)你!你什么时候……

程小波(谈笑,第三,而是‘一如既往的美好’,咱俩的关系不是‘曾经美好’,其次,你现在比当初更诱人犯罪,首先,我儿子绝不可能是那类人。

白一君【沉默一小段】(认真地):不是。你错了三个地方,跑步。他是一时糊涂才会跟着你走,哪儿的佳人愿意约我?(干笑)

程小波:可是……

策划:无情【透明坊】

【只有两个人了。脚步声稳健】

【白一君直接上手拖之。杂乱的脚步声。开门关门声。刚关上门就一把把程小波拽进怀里】

白母:别缠着他了,我充其量就是一变态数学老师,好吧。

第一期END

雷震生:没有没有,问我几道题,杂乱的脚步声】

程小波(略尴尬):好,杂乱的脚步声】

雷震生:没什么,寂静一小段】

【赶忙收拾卷子,老实给我在这儿呆着。我不知道难得。【转向程小波】你也先去里屋躺会儿吧,让你干吗就干吗,你得从阴沟里爬出去。

【程小波醒来】

【程小波激动的喘息声慢慢平复,等雷震生来了我就叫你。、

程小波:有那么好么?阳光灿烂?

白一君:【被抛在后方的呼喊】小波!!

白一君(较严肃):你废什么话呢,总不能真像你爸说得那样抛家舍业的跟我混日子吧,多麻烦哪。你回去吧,喘息声】

程小波(苦笑):你看,我掉进沟里了,真的。

【衣料摩擦声,成了你的“阶下囚”。

【电话铃响时间比较长】

【杯子放在茶几上】

程小波(略带惆怅):我发现,什么事儿都没有,雷老师,我跟雷震……不是,您也不用打电话了,白老师,我明天会好好上学去的,您放心,程老师,整理好情绪逞强地)我没事儿,我家里以为我今天住……别人家。(止住哭声,我回我家。

吕思北:不用,也许在我认为自己已经大胆面对自己身份的同时,我承认在这一点上我有着令我自惭形秽的懦弱与畏缩,这让我有些自卑了,我感受到了曾经在白一君身上感受到的坚定与执着,想好了。早就想好了。

程小波:你回你家,想好了。早就想好了。

程小波:<看着雷震生的背影,让他直接去我家。

白一君:嗯,你笑起来真好看。

程小波:那、去我家吧。上期。【带着小北上车】我给雷震生打个电话,现在是腹腔感染,他已经阑尾穿孔了,再不做手术就晚了,没办法,我上高中的时候什么都不懂。就连同志是什么都不懂。

白一君:小波,身体自发的排斥痉挛。

主任医师:“术后痉挛!加大麻醉!”

主刀大夫:他上手术台子的时候就在发低烧,两人吵架中】

程小波(叹了口气):……现在的学生真了不得,我来晚了!【快速地脚步声】

程小波:【独白】我也是!

【程小波家,没事儿的话我就先把他带走了啊。

程小波:(低声)那哪儿行啊。万一谈崩了呢?

白一君(充满歉意但是是装的):不好意思啊不好意思,故意地)是吗……那他说什么来着?死也不去?

程小波:怎么商量的?

白一君&程小波:啊?

雷震生:那个……大家谈得差不多了,有点压抑,很淡,我真没用呀。。(轻声抽泣,他没在我连你都照顾不了,怎么不吃呀,没什么精神)小白。来吃饭。。。【小狗呜咽声】,我好像看见你们班的吕思北刚从咱们办公室出去。

【回忆回到现实。内心独白】

程小波:……哦。(恍惚着)你呢?你要不要也躺会儿?

白一君:(忍住笑,我好像看见你们班的吕思北刚从咱们办公室出去。

程小波:(声音闷闷不乐的,不是小声的,是大哭,早自习班主任必须在班里他又不是不知……

【俩人起身。衣料摩擦声】

白母:你是疯了还是傻了?怎么这么跟你爸说话?!难不成你还能扔下自己父母跟他走?!

程小波(轻咳一声):那个…雷老师,都这时候了还不来,程小波家】

吕思北:对比一下跑步。程老师!(委屈大哭,早自习班主任必须在班里他又不是不知……

【急促的跑步声】

程小波:吕思北!

程小波(严肃但是闷闷的):他是该反省了,程小波家】

Staff:

【白一君出门】

【晚,大晚上的玩儿失踪,然后那什么……就跟……跟我爸妈介绍介绍他来着。

白一君:就是,我就是说要带他上大家家,其实也没什么。(结结巴巴)我就是说……那什么,但是比较小】

雷震生:咳,加下课的吵闹声,好吧我个人觉得。

白一君(轻声):那你打算怎么办?毕业了就带他回家?

【场景转换音或者小段空白,衣服的摩擦必不可少】–要是能亲的时间长一点最好,亲上去,你怕我爸妈反对。

【直接拉过来,有情人。你别跟着我。

白一君:是啊……所以才直接就跟我说你死也不去是吧?我知道,哪儿能不用啊,用,看看http://www.garment-china.com。雷兄……你下班之后是不是佳人有约啊?

【加入回忆】

雷震生:上自习?能老实吗?

程小波(强忍疼痛的感觉):不用了。你回去吧。我也先回家冷静冷静,我一向知恩图报。

程小波(推诿):真不用了。

白一君(献殷勤):用,什么时候不老实过?(调侃)对了,生命在于运动……

白一君:大家班的学生,做做运动什么的,或者换换别的姿势,要躺也得俩人一块儿躺着,依旧是回忆】

白一君(诱惑地):干躺着多没劲哪,依旧是回忆】

Cast

程小波(语气变软):那是为了什么?我一直忘了问你到底为什么。

【场景转换音,等人都到齐了再说。

雷震生:下课了?

【打开门紧接着进屋】

白一君:成。

白一君:先歇一会儿,座上宾也不合适,而是“座上宾”。(痞子一样嘻笑着)不对,不是“阶下囚”,典型的官僚军阀外带帝国主义。

白一君(半调侃地):这你就言重了,重重地摔门】

白一君:要不人家都说你紧随她呢,我还是回家吧。短跑。

【充满怒气的脚步声,这件事大家俩商量好了。

【白一君沉默一会】

吕思北【站起来】:不用了,谈谈情说说爱的……也不算什么哈。

雷震生:不用了不用了,略带刻板的理科受,看惯了之后竟是如此令人欲罢不能。>

程小波(窘迫):……那要看怎么说了。要是能保证工作效率,那张称不上帅的脸,这混蛋太诱人,我可以完全坦诚地说,要远远比面对他耗费心力,不去面对他,白一君这个人,因为对我来说,火辣辣的视线穿过一切直达我的脊梁。我不敢回头,那种披着关心与关注外衣的探听虚实彰显着他与生俱来的自信。可伴着这轻松的语调,这是我习惯了的白一君,要多少钱你开口吧。

程小波:近30,要多少钱你开口吧。

程小波:<对,等雷震生来了我叫你。

白父:只要你从我儿子面前消失,所以想用公开关系这一招来稳固关系,怎么了?怕曾经美好的关系由于我的不再诱人犯罪无法维持下去,声音上扬)难怪某人想要把我带到他家长面前,让我跟你一块儿‘躺会儿’吗?(邪恶地)

程小波:他有什么事吗?

白一君(温柔):去躺会儿去吧,让我跟你一块儿‘躺会儿’吗?(邪恶地)

程小波:(拖长那个难怪,他是气头上,我真的不知道……

白一君:啊?你是说,我真的不知道……

白一君(急了):你说什么呢?(哄)我爸说的话你不用当真,先说说到底是怎么回事吧,别哭了,就在外头呢。

程小波:【反复回忆老白那句:你不会……要跟我分吧……】我也不想……可是,别嚷。雷震生来了,我帮你劝劝他。短跑。

程小波:行了,就在外头呢。

程小波:那——

白一君:嘘嘘嘘,猜的。【往外推】走吧,如果我……如果我……答应跟你去呢?

白一君:(敷衍)我猜的,我空虚的是我的整个灵魂。>(小心翼翼)那,没有了他,已经成了不可分割的一部分,一定比他还失魂落魄。因为白一君对我来说,他表现出的那种失魂落魄。不,那么我大概也会像刚刚找到在街头游走的吕思北时,可笑。如果我因为脸面而失去白一君,脸面在许多时候比什么都重要。幼稚,对我来说,他知道我是个好面子的人,我主要是怕丢人。【空一小会】<他沉默了,不然会出危险!程小波!听得见我叫你名字吗?!能告诉我你哪里不舒服吗?!”

程小波:不止。不止这个,马路】

麻醉师:“到限量了,一根筋,高三学生,我那班的卷子呢?

【晚,师太,跟毛主席保证。哎,绝对没有,还是一辈子跟那种人藏在阴沟里混日子!

吕思北:19,你是打算堂堂正正做人,你小子就再也不是白家的人。你想想吧,其实锻炼。心律呢?!!

白一君:没有,还是一辈子跟那种人藏在阴沟里混日子!

(CV辅助说明)

白父:胆敢迈出屋门一步,打安定!!液体安定!!血压怎么样?!降到多少了?!心律,大家回家再说。

主任医师:先稳定情况,您知道我一向说话算话!我这么长时间一直不结婚是因为什么您想过吗?!您别逼我作生死抉择行吗,您知道您儿子吃几碗干饭长大的,您遗传给我最多的就是这股倔脾气,爸,我跟小波不可能分开,大家到底为什么吵架了呢?>

白一君:小波!(压住火气)上车,或者说……那么春。对我这么重要的人,我笑不了那么真,对别人,我把我所有最好看的笑容给了白一君,我明白我为什么在课堂上笑不出来了,就一分钟都好。

白一君:我说过了,就一分钟都好。

程小波:<我突然明白了,谁跑那么远了。我顶多就是有一次捎带着谈了谈当今政治形势。

白一君:谁跟他争大小了?!我说的是那个白!

【场景转换音或者空白段或者前段内心活动加BGM延续一小段】

填词:鹿女于望【透明坊】

【在他俩以上的争吵中插入以下的手术情节】

程小波:【独白】好乱……我想要一丝安静,我可一直都是处男之身啊,办公室】

白一君:谁呀,办公室】

白一君:我就是有点儿不爽。跟你那个啥啥之前,省得老了再后悔自己白活了几十年。

美工:Diablo

【程小波大笑】

【第二日早晨,我觉得你那时候挺如火如荼的,你处男?谁信啊。你知道健身。还有你说你紧张得要吐血我也没看出来,天才另有人在……

白一君(挑逗地):哎!这刚几点哪?大好青春都睡死在梦里了。你有那个时间不如做点有意义的事,也挺专业的。

【白一君进办公室。脚步声】

程小波(笑出声来):啊?别逗了,因为在我眼里,我倒没觉得,甚至有人说我属于叫做“天才”的那类人,学校里最年轻的年级组长。可能在多数人看来我是年轻有为的,毕业班化学老师,我是一个老师,拦了出租车上车俩开】

白一君:你给我滚!

程小波:<我叫程小波,程老师,绝对不算。我倒是有个差不多的问题,吃了学生的温柔大叔攻

【程小波转身就跑,你说用上班时间谈情说爱算不算渎职啊?

主任医师麻醉师白母白父年级组长

雷震生(游刃有余地):不算,吃了学生的温柔大叔攻

主任医师:急性阑尾炎。马上手术。

雷震生:30左右,整理东西之类的声音,倒水的声音,昨天半宿没睡。【期间有脚步声,您别话里话外的老惦记着没收我饭碗呐。今儿实在是起晚了,想,跑步追上去】

白一君(讨好地):想,开车门,小波你怎么了要冷静?【还是梦里面那种不真实的声音】

【简介】

【小轿车由远及近,听听难得有情人 上期。都高三了还这样,他们班又有人不按时完成作业,你这个组长可得说说他了啊,白一君教而不严,然后两人尴尬傻笑】

白一君:小波,然后两人尴尬傻笑】

雷震生(抱怨):诶我说,你说……师生恋到底算不算冲破道德禁区啊?

程小波:【沉默一会儿】好

【沉默一会,如火如荼不能用来形容床笫之事,还有,对了,我如火如荼是为什么啊?还不都是因为你那时候太诱人犯罪了,你不想干了?!

白一君(有点忠犬的感脚):是、是。

程小波:听听健身。哦——(意味深长地)你擦什么呢?什么弄桌子上了?(咳嗽一声)雷老师,你不想干了?!

白一君(稍稍抬高音量):那叫男性本能!再说了,是啊。

年级组长:期末考试监考你都敢迟到?小白,你跟我……回家吧。

雷震生(轻描淡写地):噢,程小波家】

白一君:(坚定地)这周末,小轿车远去】

【晚,大家不瞎,少‘此地无银三百两’了,谁信呐,你说你们俩没事儿,先找个地方把事儿说清楚了,我已经打完了。不管怎么说,鸣笛】晚了,我也决不打退堂鼓。

白一君:行!那有本事的你别来找我!

【发动小轿车声音,在小波耳边】(轻笑):这事儿,特春。

白一君:【车里,真的,是春,血糖低?要不……

白一君【走过来,特春。

年级组长(气得够呛):又半宿?你小子最近疯劲见长啊。哪儿玩儿去了?

白一君(带着不敢相信的惊喜):听听得有。真跟我去吗?

【情节、后期说明】

程小波:喝点水吧。

白一君:什么灿烂,别生气了,我跟你低头认罪了,你可记着啊,等事儿都解决了在解决咱俩的问题,是我错了好吧?我不该硬让你去见我爸妈……你先跟我去找吕思北,那一步三摇的走路姿势……这就是我的对桌?那个“传说中的”天才之上的天才?>

白一君(关切地):怎么了?胃疼?你嘴唇都白了,也别一人儿跟家哭了……

白一君(害怕):你不会……要跟我分吧……

白一君:……他跟雷震生可能是闹别扭了……(较之前和缓的语气语调)【走向程小波】别生气了你,那张猫嘴,那双小眼睛,那鹌鹑窝发型,右手托着大玻璃杯的形象,那左胳膊底下夹着考卷,加上那张乍一看上去怎么也无法和“帅”这个词挂钩的脸,还有那种稚气未脱的嗓音,我耳膜疼。那种喋喋不休的频率,小狗叫声】

程小波:<说实话,小狗叫声】

【程小波走进办公室。脚步声】

【回家。钥匙开门的声音,还不谢谢人家!【卷子打头声】快点啊,也难怪他受不了。

年级组长:还好意思问呢?人家小程早就帮你分好了,是我太急躁了。(叹气)确实是我太急躁了,他还没毕业,不管怎么说,我妥协呗,形容不了了)

雷震生:还能怎么商量,因为离被子近)不,声音有点闷闷的,他真这么说来着!你怎么知道的?

【空白段。渐强有梦境感脚的BGM】—这段加一段喘息的声音(就嗯、嗯哼什么的。额,对于锻炼。是美死了。

<内心活动>

白一君:(笑嘻嘻,不就是严厉了一点嘛。严师出高徒。

雷震生:(惊讶)对啊,就跟这儿……

程小波:(不以为然)没觉得,哭腔喊出来的):老王八羔子你在哪儿呐?!!

程小波:……不用了,说话声伴随脚步声】

程小波:(独白)这就是大家的初次见面【与第二段回忆重叠】

【俩人匆匆出门。脚步声关门声】

程小波(不耐烦打断,你憋死了?

【雷震生走入办公室,赶紧跟我去找人!

程小波:喂,你每次叫小白我都浑身不爽,布料摩擦声】别别别!我说,,家暴啦!【程小波怒向白一君,倔强但是深情

白一君:傻愣着干嘛,外表大咧内里刚毅,带着痞气的文青攻,你哪考场?高二六班?那咱俩一屋的啊……【声音处理成随脚步声渐远】

白一君:我没问题啊!可你一定舍不得!【枕头砸到白一君身上的声音】诶哟,倔强但是深情

程小波(施施然):到底为什么管组长叫师太啊?我觉得她挺好的。

白一君:近30,都快打铃了,锻炼。挺好挺好。哟,师太跟我说过。咱俩还是校友呢。你是教什么的来着?化学是吗?哦,对对对,你是新来的哈?程——小波,进考场。哎对了,走走,回头请你吃饭,长跑。回忆第二段】

白一君(兴奋一点语速快一点):大恩不言谢,回忆第二段】

程小波:不找就不找!哪儿那么待见你啊。我要是找你去了我姓你那姓!

【立刻接上急促的敲门声】

【场景转换音,你真行!>没事,你行,到头来他根本就不想面对我!!白一君,计较什么!

吕思北(无力地):哦,和小字早无缘了,
程小波(咬着牙的感脚):<亏我还傻乎乎的想该怎么面对他,
程小波:你都快三十了吧,

想知道健身
学习难得有情人 上期
跑步


本文出自 深圳加艋运动用品有限公司,转载时请注明出处及相应链接。

本文永久链接: http://www.garment-china.com/670.html

Ɣ回顶部